只要山羊能上去的地方 他们就能到那里演唱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9-09-09   

    编者按:百姓中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民间戏班民间走,送戏送到大门口,父老乡亲都喜欢,老戏新戏啥都有。”
    民营戏曲院团生活在基层,扎根在群众中,他们始终保有“文艺大发展,有我民营团”的担当精神,具有鲜明的群众性和民间性,演出灵活、内容丰富,深受群众欢迎。可以说,只要山羊能够爬上去的地方,他们都能到那里为老百姓演唱。长期以来,民营戏曲院团发挥着文艺轻骑兵的作用,用顽强的拼搏精神和接地气的艺术表演滋养着农村文化市场。他们将党的方针政策巧妙地融入百姓身边的典型素材和事例中,以戏曲形式表达出来,使基层戏曲舞台成为群众学政策、知政策、用政策的有效载体。
    眼下,许多活跃在一线的民营戏曲院团正唱响熟悉的乡音,传递着浓浓的乡情。我们关注民营戏曲院团的发展,就是关心未来我们的乡村发展是否拥有饱满的精神内核,关心整个国家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希望他们的经历和心声感动更多人,他们的唱腔和影响传得更远。
    守正创新 俯身实干

    张军与香港中乐团合作演出《牡丹亭·长生殿》

    黄艺芹
    园林版《牡丹亭》10年经久不衰、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一票难求、独角昆曲《我,哈姆雷特》亮相大英博物馆、“水磨新调”新昆曲万人演唱会轰动业内……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着实火了。
    成立于2009年的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由上海昆剧团原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张军创立并担任艺术总监。目前,中心团队10人左右,其中固定演出人员一至两名,其余为演出管理人员。“民营院团运营压力较大,我们采取剧组式的合作方式,以剧目为基础,和各地昆曲院团合作,一戏一聘,组建最合适的团队。”张军介绍,张军昆曲艺术中心的经费来源由三部分组成:一是自身的运营,即票房;二是成立基金会,从社会募集资金;三是申请各级政府文化发展基金。
    张军一直在思考用新颖的方式向年轻人解读昆曲,他推出的很多项目都在诠释昆曲本体艺术上进行创新。如园林版《牡丹亭》,呈现的是400年前昆曲演出的样式,传统到连麦克风都没有,在园林演出却成为创新;“水墨新调”新昆曲万人演唱会则在保留昆曲传统音乐、唱词和演唱方式的基础上将昆曲与当下流行的电音、摇滚、爵士等元素结合。
    守正创新、俯身实干成为众多民营团队抵御风险、闯荡演出市场的一致选择。2010年,上海越剧院“越剧王子”赵志刚的工作室“赵氏工坊”挂牌。工作室首部大戏——梦幻传奇剧《蝶海情僧》邀请以音乐剧闻名的陈蔚为导演,探索音乐剧与越剧的融合创新,受到观众热捧,仅上海两场戏票房就有60多万元。由上海沪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孙徐春创立的上海锦辉艺术传播有限公司从一开始就定位清晰,通过购买IP,打造全新的舞台剧收获粉丝,例如由大IP改编的多媒体3D裸眼魔幻剧《盗墓笔记》。
    “IP一旦消费完,公司发展就会面临困境,因此民营剧团最重要的还是要孵化自己的IP。”孙徐春强调。赵志刚也坦言,优秀原创剧目是立身之本,跨领域合作给越剧发展带来了更多可能,但越剧的本体不能丢。
    考虑到拿不出大手笔的资金进行媒体宣传,扎根基层,通过一场场导赏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成为民营剧团闯市场的普遍做法。由张军策划主持的“昆剧走近青年”互动演出和《我是小生》互动讲座已在包括美国哈佛大学在内的海内外大中学校举行了400余场。走进学校、社区、博物馆等文化场所进行戏曲知识的普及和作品宣传,成为张军昆曲艺术中心的市场营销手段。
    人才梯队的青黄不接也成为民营院团面临的难题。这里的人才不仅指表演人才,还包括运营人才。张军坦言,目前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的艺术管理系、舞台舞美专业还存在一定的缺口为民营院团所用。张军昆曲艺术中心成立的第二年,他便推动与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的委培合作项目,招收了20名学生进行培养。
    张军表示,目前很多民营院团呈现出核心主创人员打鸡血式的打拼模式,并未形成可持续发展的运营机制。这需要政府加强对民营剧团的引导,同时给予剧团政策上的优惠,例如人才梯队的培养、文创资金的扶持、政府采购机会等,使民营和国有剧团能在公平的环境下发展。
    不抓吃饭戏饿肚子 不抓精品戏短路子

    河南小皇后豫剧团农村演出现场

    本报驻河南记者  张莹莹
    结束了在陕北老区延安羊马河地区的演出,河南小皇后豫剧团(以下简称“小皇后”)在团长王红丽的带领下来到豫南,与某保险公司合作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红色经典剧目《铡刀下的红梅》巡演活动。9月,该剧还将参加由河南省委宣传部、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优秀剧目展演活动……
    马不停蹄,能上能下,既能占领广大农村市场,又经常参加全国和全省的重大演出,小皇后的发展势头令很多民营戏曲院团羡慕不已。
    自1993年成立以来,小皇后始终坚持一手抓吃饭戏,一手抓精品戏,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演出足迹遍布广大农村和基层工矿,巡回演出8000余场,观众达3000多万人次。
    作为院团的掌门人,王红丽常常把“不抓吃饭戏饿肚子,不抓精品戏短路子”这句话放在嘴边。在她看来,剧团的办团宗旨就是要出人出戏走正路,坚持一高一低——艺术水准高质量、服务范围低着陆,视艺术为生命,视观众为父母。
    深扎农村、服务基层是小皇后自建团以来的自我定位和自觉追求。为了抓住农村市场,剧团在每年大年三十农村请戏的黄金时段出发,一个台口一个台口地走,直到麦子黄了才回城。演员把这种跑台口编成了顺口溜:“出门一身棉,回来一身单,过年不在家,在家不过年。”回城稍事休整后又踏征程,一年3次在农村巡回演出,曾创下一个县连演3个多月的纪录。
    和农民打交道必须了解农民。小皇后里的很多演员曾是农民出身,知道农民看一次戏不容易,倾情演出是他们对农民的最好回报。基层演出没地方吃住,剧团就自己起伙做饭,演员自带行李。一些地方的农民不富裕,小皇后会根据当地的承受能力,灵活掌握戏价。农民喜欢看戏,甚至有过用粮食换戏、用南瓜换戏的事情。
    自建团以来,小皇后排了20多出原创剧目,常演的十几台大戏都经过数年市场的检验。剧团坚持原创,推出了《风雨行宫》《铡刀下的红梅》《五凤岭》《花喜鹊》《三更生死缘》《大明皇后》等诸多剧目,传唱度广、影响力大,其中不少被本省和外省戏曲团体移植演出。特别是王红丽的代表作《铡刀下的红梅》《风雨行宫》,还被拍成戏曲电影。对这些大戏,王红丽仍在进行提炼加工,使其常演常新,与时俱进。
    王红丽常说,一个剧团要生存必须有名角和好戏。小皇后打破大锅饭,引进竞争机制,剧团实行全员聘任合同制,在管理上实行经理负责制,在收入分配上根据演员艺术水平高低、贡献大小等合理拉开档次,种种举措激发了演职员提高自身素质的积极性,使剧团充满了活力。
    家族式剧团,坚守60余年不停歇

    杨春花教国外小朋友戏曲手法

    本报驻广东记者  谭志红
    8月21日下午,在广东省中山市三角镇图书馆的粤剧传承基地,一场粤剧讲座吸引了不少戏迷,三角镇粤剧带头人杨春花正教大家如何欣赏粤剧。
    “花锦绣粤剧团原团长”是杨春花的另一个身份。该团是一家有着60多年历史的家族式民营粤剧团,于上世纪50年代由艺人杨自强、陈日南创办,“文革”期间一度停办。打倒“四人帮”后,杨春花的父亲杨根荣复员回乡重开花锦绣。22岁那年,杨春花从父亲手里接过团长的重担,从此以团为家。
    杨春花的父亲、伯父、舅公等都会唱粤剧,她从小耳濡目染,渐渐也喜欢上了。小时候每逢家庭聚会,长辈都会唱上几段,杨春花跟着学了不少。大人看她可爱,学得也快,时不时让她表演。上初中时,杨春花便开始了白天上学、晚上登台的生活。她一出道就演花旦,很快崭露头角。当时,花锦绣从广州邀请了红线女、小非凡等名家前往中山演出、授课。杨春花得到了他们的指点,如海绵吸水般成长。
    在花锦绣当团长不仅戏要唱得好,也要懂剧团经营。从杨春花的父辈到她,用了几十年时间让花锦绣在珠三角闻名遐迩。上世纪90年代是花锦绣最好的时期,全团50多名演职人员每个月演出20多场,全年演出场数超过200场。到杨春花这一代,改变了父辈“演一场分一场钱,没演出就没收入”的经营思路,按照每年8个月至10个月的标准,给所有演职人员发工资。演员心里有了底,就能踏踏实实在团里演戏。
    杨春花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如今,一个妹妹在剧团,另一个从剧团离职后,在佛山市继续从事粤剧传承工作。弟弟杨汉星现在是剧团当家人,还在团里找到了另一半黄春英,而黄春英的弟弟也是剧团的一员。“虽然是家族式经营,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登台唱戏,团里会根据不同人的资质分配不同的岗位,比如服装、道具、乐队、市场营销等。”杨春花介绍。
    尽管一直在努力,花锦绣仍旧无可避免地陷入了市场低迷,尤其2000年以后,市场下滑更加厉害。目前,该团演职人员只有30多名,2018年全年演出场次不到100场。一场演出的正常报价是2万元,但由于订单减少,剧团间竞争激烈,实际价格大打折扣,有时甚至亏本演出。花锦绣一度为了生存,从中山市转战到惠州市以及汕尾市演出,直到近几年,随着文化部门对戏曲传承的重视和演出的增多,才重新在中山市站稳脚跟。除了演出外,花锦绣还经常在中山举办粤剧传承活动。
    虽然不再从事剧团管理工作,杨春花却读完了编剧专业的研究生班,现在广东省戏剧舞蹈职业学院当老师。2007年,她的剧本《秋月情仇》获得第五届中国戏剧文学奖剧本奖;同年12月,由她创编、花锦绣演出的粤剧《石头花》荣获广东省粤剧大汇演剧目奖。“我对粤剧有深厚的感情,相信它会再次崛起。”杨春花说。
    乡村振兴战略让民营戏曲院团大有可为
    李树建
    每一个民营戏曲院团都有一部艰辛的创业史、生动的奋斗史、感人的奉献史。在基层院团和民营院团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好女不嫁唱戏郎,一年四季守空房。秋麦二季回一次,掂回一堆脏衣裳。”这说明了他们生存的艰难及在社会中被冷落、被忽视的现状。为了全面发挥民营文艺院团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要作用,我提出如下建议:
    把民营戏曲院团的建设发展纳入政府议事日程,加强领导指导。文化主管部门成立民营文艺院团指导委员会和职业道德管理委员会,实行定向管理,引导督促他们遵纪守法、恪守职业道德、承担社会责任,树立良好的社会形象。对有贡献的民营文艺院团免费提供剧本、委派主创人员免费进行创作,选出一批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优秀经典剧目,用政府购买演出场次的形式进行适当补贴。在适当时候可以举办民营剧团大展演、大比武,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更多地为群众服务。
    筹办“中国乡村戏曲节”和“中国农村戏曲电影节”。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自2018年起将每年农历秋分设立为“中国农民丰收节”。河南是戏曲电影的重要拍摄基地,许多农村题材的戏曲电影均出自河南。去年“中国农民丰收节”期间,河南驻马店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农民影视节”,弘扬了乡村振兴主旋律。
    现在全国戏曲市场存在“三多三少问题”,即老年观众多,年轻观众少;农村演出多,大中城市演出少;乡村包场演出多,商业演出少。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让戏曲走向现代、走向青年?一是在艺术创作方面利用古典主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三结合的创演方法吸引观众,京昆看规范,豫剧看特色,要借鉴京剧的神、话剧的实、豫剧的味儿吸引全国观众。二是在民营戏曲院团坚守农村市场的同时,调动省、市专业院团的力量到大中城市开展演出,并推动戏曲进校园、进城市社区、进剧场演出,培养城市年轻观众、大中小学生,以及进城务工的年轻农民观众。文化部门可推出惠民戏票,把他们吸引进剧场,起到以戏化人、以戏育人的作用。只有这样,戏曲才能传得开、立得住、叫得响,实现作品铺天盖地、精品顶天立地。
    (作者系豫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李树建一直呼吁发挥民营文艺院团在乡村振兴战略中的重要作用,加大对基层民营院团的扶持力度。)
    源自:中国文化报

版权所有 © 河北演艺集团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